秒速赛车:风吹石头跑

时间:2018-09-18 浏览:

  在昆仑山、祁连山与阿尔金山所怀抱的柴达木盆地那广袤的戈壁上,机器的轰鸣正唤醒沉睡的大地。蓝天白云下,在建格库铁路已经展现出雄伟的身姿,朝着辽阔的天际不断延伸……

  十多年前,在中国铁路建设者的不懈努力下,世界上海拔最高、冻土铁路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——青藏铁路横空出世,震撼了世界,成为世界铁路建设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。

  如今,新的一条高原铁路又将横空出世——经过两年的建设,格尔木至库尔勒铁路(青海段)已初具雏形。格库铁路自格尔木南站客货分线引出,经乌图美仁、甘森、花土沟,从巴什考垭供口翻越阿尔金山,经米兰、若羌、尉犁后引入库尔勒站,设计为1级单线公里,其中青海段正线多公里。铁路建成后,将进一步完善我国西部铁路网,为青海、新疆两省区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带来坚实支撑。

  在格库铁路的建设中,中国铁建旗下施工劲旅——中铁十五局集团承担了格库铁路(青海段)六标全长111.379公里的施工任务。自2015年10月进场施工以来,中铁十五局格库铁路(青海段)六标项目指挥部就以“高标准、高质量、高效率,建设世界一流高原铁路”为目标,聚焦“强基达标、提质增效”,着力锻造“精、细、美”工程,擎起“团结、友爱、务实、奉献”的精神旗帜,率领广大干部职工披荆斩棘、砥砺奋进,克服重重困难,在昆仑山下续写了一段新的天路传奇!

 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,平沙莽莽黄入天。轮台九月风夜吼,一川碎石大如斗……在格库铁路的建设中,中铁十五局建设者需要面对的挑战,比岑参描述的还要残酷。

  青藏铁路公司格库铁路建设指挥部指挥长陈永辉(右一)到格库铁路六标检查指导工作

  据中铁十五局集团格库铁路(青海段)六标项目指挥部前任指挥长陈占波介绍,格库六标是全线环境最艰苦的地方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无水无电无信号,更没有路,是名副其实的无人区。六标全长约111公里,包括了3座站场,6座大桥,260道涵洞,超过109公里的路基工程以及13座中桥和2座小桥。为便于施工组织管理,指挥部将标段划分为了两个工区,其中一工区全长约66.9公里,二工区全长约44.552公里,分别由中铁十五局集团一公司与中铁十五局集团三公司负责施工。

  在蒙古语里,“柴达木”是“盐泽”的意思,由于土壤含盐量高不适宜植被生长,当地人用“天上无飞鸟,地上不长草,风吹石头跑,氧气吃不饱”来形容这里恶劣的环境。

  要在这里建设铁路,困难可想而知:“格库铁路海拔最高的地方超过3200米,相比青藏铁路不算什么,但高海拔、植被稀少带来的人员缺氧、机械设备效率低下的效果却是一样的。到了这里,机械设备只能发挥百分之六七十的效率。”二工区经理付雷峰说。

  困难还不止于此,二工区总工程师贺登勇告诉记者:“刚进场的时候,测量队去现场测量,由于周边完全没有任何标识,再加上晚上漆黑一片,找不到回项目驻地的方向,迷路后被困在了荒漠里。他们到了晚上10点多还没回来,因为没有信号,打电话也联系不上,我们开着车在戈壁上找了大半夜,才把他们找到。”

  在荒凉的戈壁上,建设者们的生命安全甚至都得不到保障。刚进场不久,二工区的胡永波和代振江在为修筑便道的工人送晚餐的时候,被两只野狼盯上,两人夺路而逃。二工区得知后赶紧驱车救援,找到他们后,还专门为他们洗尘压惊。

  生活、生产用水也是建设者十分头疼的问题。据二工区负责水电油的物资部长亢建介绍,在二工区全长44余公里的管段内,除了管段两头打出两口水井,沿线其他地方都打不出来水。为了供应施工用水,二工区每隔3公里就建了一个蓄水池,并采用二级泵往前输送,由于水泵24小时运转,负荷过大,他每天都要提前去对水泵进行观察保养,并排查水流管道。这位曾被评为哈齐高铁的“二级功臣”的物资部长吃住都在车上,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凌晨,为项目建设提供了坚实的保障,被誉为了“水电神医”。

  相对于二工区的无水无电无信号,一工区算是幸运的,可以用上“大电”,生活、生产条件相对较好,但缺水的问题同样困扰着他们。据一工区总工程师崔宝红介绍,经过艰难的踏勘,一工区在全长66余公里的管段内也仅仅打了四口井,其中一口井深达430多米。

  物资的匮乏也极大地影响了施工生产:“买两块瓷砖都要到几百公里外的格尔木去取。”贺登勇苦笑着说。

  据格库六标指挥部物资部部长张红军介绍,当地地材极为匮乏,秒速赛车官网:风吹石头跑在全长100多公里管段附近,没有一个料场,“我们的沙子,是从那林格勒河拉过来,距离有120多公里;碎石是从别的标段拉过来的,因为这里的沙子和碎石都不能用。”

  “选择了高原,就没有退。